湛江头条新闻网

关注公众号

经济观察 当前位置:首页>经济观察

关于湛江市人口流动与地区经济发展的考察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问政   时间:2019-07-04 10:43:29   点击:68

2017年1月,国务院批复北部湾城市群,这意味着北部湾地区再一次踏上政策东风,迎来更多的新发展机遇。然而在其表面的背后,即2000年提出的北部湾经济合作组织发展至今约20年的时间里,虽然不断得到政策的优待,但北部湾地区发展的成绩恐怕不孚众望。究其原因,恐怕是难以一言蔽之。但在刘易斯拐点逐步成为现实之际,以深圳为首的一二线城市已悄然的发起高度人才争夺战,大量的科研人员,高学历人口的高度劳动力武装到了这些地区的各行各业。这批劳动力的流入,进一步提高了该城市的发展潜力的同时,部分进城务工人员的就业空间受到了挤压,在家乡城镇化的进程中选择了回巢。在此背景下,三四线城市的处境尤其为难,如何合理应对劳动力移动的问题,或许是打开北部湾城市群经济发展难题的一把钥匙。因此,本文将通过运用在北部湾城市群担任着“一核”的湛江市统计年鉴数据,围绕该地区人口流动与经济增长的关系进行实证分析。


分析结果显示:

1)湛江市GDP增长与人口净流入存在着正相关关系;

2)湛江市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占比增长对常住人口增长率产生负面影响;

3)2017年国务院批复北部湾城市群的政策利好并没有显著改变湛江市的人口流动趋势。

基于分析结果,本文认为,北部湾地区应该积极考虑和出台为降低人口流出的政策,并加快产业升级步伐,以防止劳动力人口的进一步流出。


24413de15b884ceebf46dae6247fa0d1.png

湛江西站


424afccadec24153847ee77835c14c7f.png


关于劳动人口流动与地区发展的关系,魏洪英(2018)的研究显示,东北地区人口流出给当地的经济发展带来了一定的不利影响。杨雪,龚凯林(2017)通过2002~2012年面板数据分析发现,中部省际人口流出对中部地区总体经济增长具有微弱负向影响,中部省际人口流出不利于缩小中部与东部地区的经济差距,并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中部地区产业结构的转型和升级。


3e07b76715794ee3a4bd0ea211275b26.png

湛江市经济增速与人口流动关系图(笔者基于湛江市统计局统计年鉴作成)


图三呈现了湛江市GDP增速与人口流动的关系,可以看出,湛江市净流入人口数量与GDP增速几乎呈现同趋势改变,即,人口净流入(出)在逐步加剧,GDP增速持续下滑。通过简单地控制住第二产业以及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数量,时间趋势,时间趋势2次方的OLS回归结果显示,人口净流入每增加1000人,将提高GDP增速的3%(percentage)。该回归结果与先行研究结论一致:人口流出不利于地区经济增速发展。那么,是什么原因促使人口发生流动?孟健军(2014)通过运用2000年以及2010年的人口调查数据,对中国三大城市群的人口流动进行研究,研究结果显示,第二产业雇佣增速对人口增长率有负面影响,但第三产业的雇佣成长率对人口增长率有正面影响。根据该研究,本文对湛江市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人口增长率对湛江市常住人口增速进行了分析。回归结果显示湛江市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占比对常住人口增长率存在显著的负面影响,同时,虽然第三产业的从业人员对常住人口有正面影响在统计上不显著,但是已经十分接近10%的置信区间,换言之,该回归结果与上述先行研究的分析结果基本一致。


最后,北部湾城市群是国家级区域经济发展战略,作为北部湾城市群“一核两极”中增长极的湛江市,在该区域内具有将各种生产要素流动汇聚与扩散的功能,是该区域经济发展格局中最具活力和潜力的城市之一。一般而言,这样的区域定位优势,会刺激包括劳动力等广泛的资本加速流入。此外,同处广东省内,并且经济规模与湛江市相当的江门市却不属于北部湾城市群目标,本文尝试通过运用双重差分法(Difference in Difference,简称DID),探讨北部湾城市群政策给予湛江市常住人口增长率的影响。回归结果显示北部湾城市群的政策利好并没有促进湛江市常住人口增长率,但在DID假设条件下,作为对照组的江门市是否满足对照组条件仍需要进一步讨论,为此,该分析结果只能作为参考。此外,与上述回归结果一样,DID的回归结果同样显示第二产业从业人员占比对常住人口增长率存在显著的负面影响,说明了该回归结果具有一定的稳健性。


虽然人口净流入(出)与经济增长存在着逆向因果的可能,但对经济增长而言,劳动力的重要性早已毋需质疑。即便在国家政策的利好下,若没有产业的升级,也无法改变地区劳动力人口的加速流失的趋势。综合以上,本文认为,作为北部湾城市群重要的一员,湛江市需要进一步加快产业转型,促进第二产业向第三产业的转变,促进劳动力流入,以实现经济的可持续的发展。


日本国立东北大学经济学研究科博士生 蔡桂全

中国政法大学商学院博士生 孙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