湛江头条新闻网

关注公众号

文体教育 当前位置:首页>文体教育

雷州一宗抢劫170元和5包香烟案,7名犯罪嫌疑人竟有6人未成年!

来源:湛江民生新闻网   作者:如晓   时间:2019-07-13 21:46:06   点击:38

近日,雷州市松竹镇发生一起抢劫案。当天凌晨3点40分左右,一辆银灰色的小车停在松竹镇桥某村一间士多店门前,车上下来5名蒙面黑衣人,惊散两桌正在玩耍的村民,并致使村民邓某受伤,这伙人抢走现金170元和5包香烟后离开。


雷州市公安局接到警情指令后,马上组织警力赶到案发现场进行现场勘查和调查走访,并于案发后12个小时快速破案,抓获郑某艺(男,17岁)等7名犯罪嫌疑人。经查,有6人均未满18岁,最小的年仅14岁。目前,7名犯罪嫌疑人因涉嫌抢劫罪已被公安机关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中。


每次有未成年人犯罪案件发生,总会一再刺痛社会公众敏感的神经:“花季少年到底怎么了?”此案破获后,记者先后采访了犯罪嫌疑人郑某艺、三名犯罪嫌疑人的父亲和有关办案民警,从聆听开始,探究涉案青少年的成长之路和思想历程,以及家长和社会对青少年教育的一些看法和反思。



- 心声 -

“我很孤独,需要朋友”


虽然叛逆,但在17岁郑某艺心中,父母依然是最重要的人。他被抓获归案后,民警通知其父亲到场,他对父亲说的第一句话是:“您吃饭了吗?”


去年,郑某艺曾经涉嫌违法犯罪被雷州市公安局城内派出所抓获,其后,没按时吃午饭的父亲胃病复发入院,这件事让他愧疚至今。郑某艺此次被抓后经常抹眼泪,他说:“以前就算贪玩几天不回家,但每天也会跑回店里和爸妈呆一会儿再出去,现在开始会很久都见不到他们了,一想到这个我就难受。”


“孤独”是这个少年在采访中提到最多的字眼,他说:“爸妈开店忙,没空陪我,两个姐姐也不愿意跟我玩,我一回家就关上门一个人呆在房间摆弄小玩偶,我很孤独。初中毕业后我出去玩,结识了一帮‘朋友’,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爸妈让我回家,我每次会带一、两个‘朋友’跟我一起回家睡觉,这样才感觉不到孤独。”


对于和“朋友”实施抢劫犯罪行为,郑某艺这样说:“我太重感情,如果不参加怕他们不和我一起玩。如果没有朋友,我又会变得和以前一样孤独,我不想孤独。”其实对于这些朋友,郑某艺也看得很清楚:“我知道他们不是好人,但我也无所谓,只要他们肯继续和我玩就行。”


交谈中,记者感受到这个外表看似成熟的少年内心的自我认同感很低,他在乎别人的眼光,看重别人的评价,最受不了“别人看不起我”。语气尽管稚嫩,但仍能感受到他深深的悔意及对未来的期许。


-家长-

“万万没想到儿子会犯罪”


郑某艺的父亲老郑40来岁,他有三个子女,郑某艺是最小的孩子,也是他唯一的儿子,一提起儿子,他就禁不住流眼泪。老郑知道从初中开始,少年会进入叛逆期,打不得,只能好好讲道理。


他经常教育孩子为人处事的原则,和孩子探讨未来的人生规划,但他对孩子常说的一句话,却是这样的:“你再这样打架,将来有两条路,要么进监狱,要么跟着爸爸做生意赚钱。”老郑的金钱观念已经深深地烙在了他儿子的脑海里。


记者注意到,初中是少年脾性转变的关键阶段。在三名犯罪嫌疑人中,除了郑某艺初中毕业之外,其他两人都在初中辍学。而三位犯罪嫌疑人小学阶段都是循规蹈矩的学生,父母和邻居眼中的好孩子。


陈某星的父亲老陈说:“儿子很懂事,小学起不仅做家务,还帮助邻居砍柴。我两个儿子,大儿子孝顺,小儿子听话,哪一个邻居不羡慕我。我们夫妻俩做了一辈子老实人,万万没想到小儿子会跑去抢劫!”


尽管儿子小时候听话,但总有调皮的时候,对此,三位父亲不约而同地信奉“棍棒底下出孝子”的教育方式。


但离开了学校,孩子仿佛断了线的风筝越飞越远,父亲们的“棍棒法则”开始失灵。老郭说起儿子情绪激动:“辍学后他整天在外面,几天不回家,好不容易回来一趟,结果饭还没吃饱,接了一个电话就又跑出去了。儿子大了,我们不能再打他,可是一给他讲道理,他就跑出去,打电话也不肯听。”


-警方-

初中是孩子成长的关键期


雷州市公安局民警王春祥是此案的侦办民警之一,他常常到辖区学校上法治教育课,与学校领导、老师就未成年人犯罪主题进行过许多探讨。


王春祥表示:“学校也很重视未成年人犯罪呈现上升的趋势,根据学校内部的统计资料,结合我办案实践,未成年人出现犯罪行为以及抑郁、狂躁等精神方面的问题大部分都在初中阶段。可以说,初中三年是儿童向成年期过渡的关键时期。这个年龄段的孩子,思想尚未成熟,价值观仍处于不稳定的塑造状态,而他们在这个阶段好奇心重、贪玩,喜欢模仿,特别是喜欢群体活动,容易跟风,也就是我们通俗说的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如果他们所在的群体风气积极向上,那就是近朱者赤,反之则近墨者黑。鉴于此,学校注重发挥模范学生在班级的标杆引领作用,有意识地引导那些表现不佳的学生向模范生学习。”


本案中,实施抢劫犯罪行为的6名未成年人平日里常常聚集在一起同吃同住,彼此人生价值观类似。他们法治观念淡薄,重视现世享受,对自己所实施的犯罪行为缺乏理性清醒的认识,对违法行为可能会给自己的人生带来的影响也不愿意做过多考虑。


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张某迎(14岁,小学毕业)给王春祥留下深刻的印象,王春祥说:“他在讯问过程中一直嘻嘻哈哈,民警问他话他就笑。我问他以后的日子要怎样过,他说该怎样就怎样呗,问他将如何面对自己的父母,他直接来一句‘我跟他们没感情’。”


王春祥表示,青少年犯罪其背后的成因复杂而深刻,如何破解未成年人犯罪的困局需要各方面综合持久地发力。但不管是来自家长、学校还是社会的关爱和教育要有所成效,最终必须得到孩子发自内心的真正认同。如果说孩子是一张白纸,当成人准备下笔画画涂色的时候,首先要蹲下身子,以尊重的姿态和诚恳的态度聆听孩子的心声,再决定下笔的方式和内容。教育方式有千万种,而聆听是一切教育的原点。